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片仔癀炒作“退烧”:黄牛报价每粒550 门店称供应已缓解

  “厦门本地出500粒片片,需要的私聊,散单也出。”  “泉州出80粒,590,现在发货发顺丰。”

  “厦门本地出500粒片片,需要的私聊,散单也出。”

  “泉州出80粒,590,现在发货发顺丰。”

  “550出8个片片,只出安徽。”

  “580收100片,走顺丰,有要出的私聊我,已经收了几百片,信誉保障。”

片仔癀炒作“退烧”:黄牛报价每粒550 门店称供应已缓解片仔癀回收抢购QQ群部分询价信息

  8月9日,某片仔癀回收抢购QQ群相继有成员发布出售片仔癀的消息。有黄牛报出550元/粒的低价,不仅低于生产企业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片仔癀,600436)590元/粒的官方指导价,与此前六七月份动辄千元且一粒难求的场面更是形成鲜明对比。

  自六月底,“神药”片仔癀锭剂因“千元一粒”的高价备受关注,片仔癀的股价也一路高歌,最高接近500元/股,市值也成功跻身两千亿俱乐部。不过,上涨并未持续,自7月21日晚间片仔癀宣布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拟减持以来,片仔癀股价一直呈下跌趋势,8月9日收盘,片仔癀报收379.29元。

  与股价一起“下跌”的还有片仔癀的火热销售情况。近期,澎湃新闻记者再次回访多家线上线下片仔癀店发现,片仔癀锭剂尽管依然采取限购措施,但“一粒难求”的现象已经有所缓解。

  在7月中旬的走访中,记者曾发现,号称“与片仔癀锭剂一模一样”的片仔癀胶囊在体验馆和药店均出现缺货现象。在8月的回访中,片仔癀胶囊供货已经相对正常,有体验馆工作人员称可直接到店拿货,且不像锭剂一样限量,药店方面也表示,可以先登记,他们会积极联系供货。

  一热一冷,片仔癀再一次重复了“神药”的消退轨迹。在采访中,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中国,像片仔癀这种通过炒作带有金融属性的药品,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一粒难求”有缓解,线下店铺情况存在差异

  “拿着处方和病历卡,到店里就能买到,但是每个身份证限购两粒。”8月9日,上海某片仔癀体验馆的销售人员向澎湃新闻这样介绍道。

  而就在七月中旬,上述销售人员还表示,片仔癀供货紧张,尤其是锭剂,只能先凭处方单和病历卡登记排队,排到后以微信等方式提前通知,“前面排队有点多,估计要等三个月”,因为“体验馆不是只有一个销售,店员好几个都是销售,自己手里在排队的客户就有180个。”

  仅仅相隔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上述销售人员表示,现在店里有货,没之前供货那么紧张了,这种情况大概是从七月下旬开始的,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

  片仔癀是一种处方药,由牛黄、麝香、三七、蛇胆等名贵中药构成,据片仔癀官网资料,其功能主治为“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片仔癀锭剂的官方指导价590元。目前的价格是多次提价的结果,据西南证券的一份研报数据,从2004年到2020年,片仔癀锭剂产品共提价19次。

  根据片仔癀官网此前公布的信息,上海市的片仔癀体验馆共有7家。

  令人玩味的是,澎湃新闻记者发现,近期片仔癀官网的服务网点已经去掉了体验馆的信息,换成了零售药店为主的销售门店信息。按照最新的信息,片仔癀的服务网点包括销售门店、国外网点以及片仔癀国医堂,其中国医堂主要位于漳州,也就是片仔癀总部所在的城市。

片仔癀炒作“退烧”:黄牛报价每粒550 门店称供应已缓解片仔癀官网此前公布的体验馆信息已经看不到

  是否所有的片仔癀体验馆都已经像上述体验馆一样不再“一粒难求”?澎湃新闻记者又联系了多家体验馆,发现各家目前的供货情况并不完全相同。

  虹口区的一位片仔癀体验馆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他所在的店里锭剂是没货的,“锭剂这个月也不一定有货,这个月厂里面还是没有发货”。

  另外一家虹口区的片仔癀体验馆工作人员则表示,现在店里的确有现货,但都是留给之前预约的刚需客户,“治病用的,差不多有百来号人”,新客户需要提供信息登记排队等待,具体等待时间不好说。

  除了锭剂,片仔癀还有胶囊,从说明书来看,两者的功能主治一样。从价格来说,片仔癀胶囊的价格更加亲民,12粒/盒的片仔癀胶囊官方指导价是708元。

  在七月中旬的走访中,有体验馆工作人员还提到“片仔癀胶囊也缺货”的情况,他表示:“胶囊和锭剂是一模一样的,买不到药锭就转成买胶囊,店里的货就跟不上,同样需要凭处方单和病历卡登记购买,也需要等,但这个等的时间比药店要好一点”。

  最新的一次走访中,上述体验馆工作人员表示,片仔癀胶囊的购买已经不限制数量。虹口区两家体验馆,一家表示,凭身份证就可以直接购买到两盒胶囊。另一家则表示,目前片仔癀胶囊仍然是缺货状态。

  体验馆之外,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上海多家连锁药房,工作人员仍然表示,片仔癀锭剂和胶囊仍然缺货,具体到货时间无法确定。不过,有店铺工作人员表示,胶囊可以先登记排队,他们会积极联系厂家出货。

  网店可限购片仔癀,有黄牛报价550元

  “如果着急用的话,建议去网上店铺购买,那里是厂家直接发货。”多位工作人员表示。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目前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的片仔癀大药房旗舰店均可以购买到片仔癀锭剂,但仅限购4粒,同时买家需要承担运费。胶囊也有现货,限购量是15盒。

片仔癀炒作“退烧”:黄牛报价每粒550 门店称供应已缓解片仔癀锭剂限购4件

  7月中旬的走访中,线下缺货的片仔癀锭剂和胶囊,在线上渠道却有商家表示有货,其中包括某些海外专营店在售卖香港版的片仔癀,只是价格相对官方指导价要贵许多。

  例如片仔癀锭剂在网上的单粒售价均在1100元以上,超出官方指导价的80%以上;片仔癀胶囊12粒的价格也在1000元左右,超过官方体验馆价格的近50%。如今,虽然官方旗舰店已经显示有货,但高价片仔癀并未完全消失,依然能看到1050元/粒的报价。

  随着货源的增多,黄牛们的“生意”也受到了影响。澎湃新闻记者在片仔癀回收QQ群看到,目前收或者出售的价格大都低于590元的官方指导价,甚至有人报出了500元/粒的收货价格。

  当群里有人以低于590元的官方指导价求货时,有人质疑:“为啥要低于官网价,那合着花钱囤了半天亏本卖?”有人接话:“现在还有高于官网价的?” “这价不都扯的么?”

  澎湃新闻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询问价格,半天的时间相继有两位卖家主动联系记者,表示可以550元的单价出货,其中一位卖家自称是通过官方旗舰店原价购买,”之前买来给家人吃的,现在用不到了”。

  记者主动联系了群管理员黄牛,其出货价位650元/粒,不接受还价。对方表示,自己手里的货也是从网络渠道购买的,一个人只能买四粒,更多就要找人帮忙,这些都需要费用,所以从他们这里买都要加钱。

  到底谁在炒作片仔癀?

  在7月中旬以及8月的走访中,多位片仔癀体验馆以及工作人员提到“有人在炒作片仔癀“的说法,而诸多媒体报道也将其火热指向市场炒作。

  那么,到底谁在炒作片仔癀?

  漳州市政府一名基层官员称,政府已经注意到片仔癀药价虚高的现象,目前尚不能确定该公司管理层是否有人参与其中。

  7月16日,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其微信号发布提醒消息称,片仔癀是药品,不是保健品,消费者一定要理性对待,不可盲目购买、囤积、服用,让真正有需要的患者吃上便宜药、放心药。

  广东一家大型药企高管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片仔癀是处方药,本不具备炒作空间,但炒作需要具备两个基本条件,第一,大规模宣传其独特的有效性;第二,控制货源,造成供货端稀缺。

  这名从业者透露,炒作片仔癀的逻辑是通过控货、控渠道,引发焦虑,导致哄抢,导致终端价格暴涨。这种操作,对各方都有利。

  “我们公司旗下有一家子公司曾经是片仔癀的经销商,大规模炒作之前,我们搞到片仔癀非常容易,后来产品稀缺后,我自己也只能一次搞两粒。”上述从业者表示。

  一位片仔癀高管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否认了企业自我炒作:“我们是国企,从个人角度来说,炒作片仔癀也不会让我们的薪资增加。从企业角度来说,也不符合企业的长远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7月21日晚间,片仔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漳州市九龙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龙江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总计不超过目前公司总股本的1%,即不超过6033172股,按照当天的收盘价价值近30亿元。

  这是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自片仔癀上市以来第一次减持股份,官方给出的原因是自身资金需求。天眼查资料显示,九龙江集团成员企业有187家,其中核心企业7家,上市企业除了片仔癀,还有福建龙溪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龙溪股份,600592)。

  或受该消息影响,片仔癀7月22日跌停,报收440.78元。此后,其股价呈现持续下跌趋势,截至8月9日收盘,报收379.29元/股,涨0.87%。

  片仔癀式“神药”层出不穷

  片仔癀不是第一个进入大众眼帘的“神药”,在此之前,阿胶、安宫牛黄丸等也曾被炒到天价,与如今的片仔癀相似的是,他们均来自中药经典名方,所涉成分含有天然而名贵的原料,背后都有宫廷或民间传奇故事,且官方多次提价。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阿胶相关的批号超过100个。其中东阿阿胶最为出名,而使其被人推崇的原因之一是慈禧曾食用东阿阿胶。

  价格方面,有媒体报道统计从2006年到2018年,东阿阿胶曾提价17次,每斤的价格从几十元到几千元的天价,原因是阿胶的主要原料是驴皮,驴皮资源紧张。

  让东阿阿胶跌落神坛的是2019年,当年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亏损4.44亿元,成为公司自1996年上市以来首度出现亏损,阿胶系列产品营收更是同比下滑超40亿元。东阿阿胶给出的原因是过去渠道原本靠囤货来盈利,公司在顺应渠道变化降库存。

  与片仔癀一样含有麝香的安宫牛黄丸,一度被奉为“起死回生”的神药,其中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某女主播因车祸重伤,在昏迷期间曾服用安宫牛黄丸,最终恢复健康。

  安宫牛黄丸有11味中药材,包括牛黄、水牛角浓缩粉、麝香、珍珠、朱砂、雄黄、黄连、黄芩、栀子、郁金、冰片。1993年国家发布“禁止使用犀牛角”之前,水牛角这一味药材使用的是犀牛角,被认为效果更好且更有收藏价值,因此有1993年之前的安宫牛黄丸卖出过十几万的高价。

  近期的片仔癀能被炒作起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其原料中的天然麝香,因为其采购需获得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核准,目前在国内可以入药的企业和产品数量屈指可数。“越天然越有效”这一点在安宫牛黄丸上同样有效,于是市场就出现了一种现象:含有天然麝香的安宫牛黄丸更高。

  虽然热度不及片仔癀,但如安宫牛黄丸这样的经典名方始终带有一定的金融属性。在医院门口,常年有回收这些药物的人员。到东阿阿胶官方商城上,一盒375克的九朝贡胶售价达到38999元,平均1克就超过100元,状态为缺货。500g的红标阿胶售价2479元。

  一医药营销研究人士认为,一个神药跌落神坛,一个神药又会起来,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有关部门没有相关举措,未来还会有其他神药。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大火的片仔癀还曾与其他中药企业就“片仔癀”品牌打过官司。

  根据片仔癀2019年12月25日宣布《民事判决书》的公告,厦门中药厂曾在官网发布“八宝丹片仔癀本为一家”等文章。有财经媒体在2014年1月的一篇报道中称,上海医药表示:“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厦门中药厂与漳州制药厂均生产‘八宝丹片仔癀’。后由于年代背景而将产品名称改为‘片仔癀’。时至1970至1980年代,由于计划经济国家安排仅由漳州制药厂生产片仔癀,厦门中药厂停产。上世纪80年代后期,厦门中药厂恢复片仔癀生产,但因漳州制药厂申请商标保护等,厦门中药厂无法用片仔癀商品名称,遂称为‘八宝丹’。”

  “神药”伤患者也伤产业

  “有人说按节气吃安宫牛黄丸是保健,其实没有科学依据,中医讲辨证论治,这才是中医药理论的精髓。”一位三甲医院的中药房医师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像片仔癀这种经典中药名方,他既感到开心,又感到忧虑,开心的是中药名方受到了重视,忧虑的是被滥用。

  前述医药营销研究人士表示,“什么东西都可以炒,但药品不能炒,尤其是处方药”,炒作对于中药产业发展没有好处,一方面真正的需要的人无法用合理的价格购买到,另一方面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些药只是被拿来炒作的东西,人们对某种中药,甚至整个中药可能都不再信任。

  有观点认为,炒作的现象提示了一些问题,需要有关部门进行引导。

  实际上,中医药的发展有一定的政策支持,如2016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新冠疫情期间,安宫牛黄丸等中药还曾进入官方诊疗方案。

  尤其是在中药经典名方上,国家政策更加明确而优惠,如2008年,原国家食药监局发布《中药注册管理补充规定》,提出“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可仅提供非临床安全性研究资料,并直接申报生产”。

  中药企业重视挖掘经典名方,但在真正创新上,却投入甚少。以片仔癀为例,2020年其研发费用9755.16 万元,同比下降18.32%,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仅1.50%。这与生物医药创新企业动辄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的投入占比形成鲜明对比。

  片仔癀对研发投入下降的解释是“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且部分研发项目进入注册阶段和临床研究前准备阶段,属合理变动”。

  一位长期从事医药行业的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集采、医保谈判等政策正在把药企往两个方向推,一类转型做肿瘤、免疫等领域的创新药,如恒瑞医药,一类则像片仔癀等挖掘经典名方的同时,也转身去做日化等大健康领域。

  “这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子,也是当前医药环境下不同企业做出的不同抉择。很难说谁的更加正确,但当花更多钱更多精力做一个创新药的收益,却不及一款炒作的药,可能会引导更多的企业和机构走向投机。”上述业内人士担心道。

  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漳州片仔癀实现营收65.11亿元,同比增13.78%;实现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增21.62%。漳州片仔癀2020年的营收仅为另一家千亿市值中药巨头云南白药的19.88%。片仔癀称,背后主要原因系医药制造业的销售占比减少,使得销售毛利率较前三季度有所下降。

  从近几年财报数据看,漳州片仔癀在2017年的营收增速最快,达到了60.85%,但随后营收增速便开始逐年下降,到2020年下降至近五年最低点,仅有13.78%。

  7月16日晚间,漳州片仔癀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快报的公告,这份初步核算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营业总收入为38.49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增幅为18.56%。营业利润为13.47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增幅为30.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14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增幅为28.85%。对于上述业绩预期,有投资者认为“不及预期”“业绩无法支撑股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