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网络普法公开课:互联网平台的劳动关系认定

  大家好,我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管元梓。今天我所讲授的题目是互联网平台不是规避劳动关系认定的“避风港”。

  大家好,我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管元梓。今天我所讲授的题目是互联网平台不是规避劳动关系认定的“避风港”。

  借助互联网平台进行用工是一种新兴的就业形态,基于“互联网+”的便利性,为用人单位何劳动者提供了更为多样的用工选择,但互联网平台用工本身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即便在实际用工中涉及了互联网平台因素,也不能一概否定劳动关系。下面,就由我为大家讲授这样一个案例。

  2019年,李某经在甲公司食堂工作的王某介绍,到食堂从事厨师工作。李某入职甲公司后,应甲公司要求与提供云平台服务的乙公司订立《合作协议》,并按照协议约定在云平台进行云平台上以自由职业者身份进行注册。甲公司定期通过在云平台下单、李某接单的形式为其结算报酬。2020年5月,王某告知李某,甲公司决定关闭食堂,遂对其进行解聘。

  李某认为其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故到劳动仲裁申请,要求甲公司支付其欠付工资、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等各项费用三万余元。甲公司则认为其公司与乙公司签订有《共享服务协议》,李某是在乙公司提供的云平台上进行注册的自由职业者,所以李某是与乙公司存在合作关系,与其公司并不存在劳动关系。仲裁委员会经审理认为李某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裁决甲公司支付李某欠付工资8000余元。甲公司不服,起诉至一审法院,一审法院认为,李某与甲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对仲裁裁决结果予以确认。甲公司仍不服,上诉至二审法院。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甲公司与李某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故本案中,甲公司与李某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当从主体资格、业务相关性以及从属性三个方面进行判断。

  关于主体资格,本案中甲公司、李某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

  关于业务相关性,甲公司设置有食堂,李某是在甲公司食堂从事厨师的工作,故李某的工作内容属于甲公司开展经营的必要的辅助性工作范畴。

  关于从属性,双方均认可李某在甲公司工作期间受在甲公司食堂工作的王某的指派从事劳动。但是甲公司认为王某系其公司劳务工,与甲公司并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以李某受王某的指派从事劳动不应当认定为也受用人单位的指派从事劳动。对此,法院认为,双方都认可李某受王某的指派从事劳动,而王某受用人单位也就是甲公司的指派从事劳动,所以李某受王某的指派从事劳动应当认定为李某受到了甲公司的指派从事相关劳动。关于劳动报酬的支付,甲公司主张李某的报酬是乙公司通过云平台支付的,与其公司无关,但是,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李某的报酬实际上是甲公司以服务费的形式向乙公司支付,乙公司再通过云平台向李某支付,所以,李某的劳动报酬支付主体最终仍为甲公司。所以,在本案中可以认定李某从事的是甲公司安排的的有报酬的劳动,李某也接收受甲公司的用工管理。 

  据此,甲公司在实际用工过程中,虽然引入了互联网平台,但是从其实际招录以及用工情况来看并非《共享服务协议》约定的用工形式,其实质仍为传统的线下用工模式。一审法院据此认定甲公司与李某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最终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系用人单位借助互联网平台用工而规避劳动关系认定的典型案例。用人单位在产生用工需求后,招录了劳动者,但是不依法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为规避社会保险责任、降低用工成本,其要求劳动者与提供互联网平台的相关公司订立合作协议,让劳动者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在互联网平台进行注册,用人单位进行下单,劳动者在接单后结算劳动报酬。该种用工形式实际上虽然引入了互联网服务平台因素,但是双方构成劳动关系,符合劳动关系的构成要件。

  这里值得指出的是:

  用人单位应当提高守法意识,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依法订立书面劳动合同,并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有用工需求的用人单位在招录劳动者后,应当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明确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用人单位应当建立健全完善的劳动规章制度,保证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履行劳动义务。同时,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和劳动条件,并注意及时、足额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并且应当避免借助互联网平台而规避劳动关系的认定以及社会保障义务承担的情况。

  同时,要提示劳动者,要提高法律意识,遇用人单位借助互联网平台进行用工的情况应当及时留存证据,依法维权。劳动者应当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有基本的了解,做到知法懂法。同时,遇到用人单位借助互联网平台进行用工的情况,应当避免与互联网平台所属的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并且,遇这种情况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明确劳动关系的归属;劳动者可以及时留存证据,以备不时之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