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华尔街英语将破产 线下门店陆续关闭

  8月12日,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各校长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针对此事,截至发稿,华尔街英语方面暂未给到具体回应。

华尔街英语将破产 线下门店陆续关闭

  8月12日,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公司将于下周正式宣布破产,并要求各校长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尽快办理离职手续。针对此事,截至发稿,华尔街英语方面暂未给到具体回应。

  成人英语机构受到波及

  “双减”政策发布后,业界有观点认为,素质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等或将有可能成为新风口,但现实情况是,教育赛道的资本正在撤退,教育行业的细分业务均受到波及。

  一位在华尔街英语工作多年的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华尔街英语自疫情爆发后便持续关店,“双减”政策的出台算是“最后一根稻草”。

  华尔街英语管理层前几日向员工透露近期将公布最后决定,上述匿名员工表示在疫情之后公司便开始陆续通过“优化”的方式进行变相裁员,最早的一批一般按照劳动法给予N+1赔偿,其后一批一般只给到N的赔偿,最后坚守的员工目前尚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

  华尔街英语于1972年创立于意大利,是国际性成人英语培训品牌。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在中国11个城市开设71家学习中心,据公司员工透露,中国公司人数最多时有超过三千人,但在陆续裁员政策之下,现在仅剩一千人左右,全国门店在陆续关闭,目前仅留存不到30家店面。

  2017年11月,培生集团同意将华尔街英语以3亿美元的售价出售给与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有关联的一组基金。2018年5月,华尔街英语正式宣布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和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旗下股权基金联合收购华尔街英语,并公布了未来发展计划,包括持续加大产品和技术研发的投入、拓展业务产品线、在中国现有业务城市开设新中心、进一步开拓二三线城市市场等。

  2021年针对国内教培市场的监管政策逐渐出台。今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全国规模较大、知名度较高、投诉举报较多的校外培训机构突击开展现场检查,对新东方、精锐教育、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加上5月初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对作业帮、猿辅导的查处情况,此次重点检查已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3650万元。

  公司本身的管理动荡也直接影响了对外授课,多位华尔街英语学员在社交平台投诉平台只收费、不授课。一位ID为用户5621157424的用户在微博反映称,其在2019年11月缴费26300元学习英语课程,但学了不到两个月,华尔街英语蓝色港湾店就关门了,具体负责的销售人员也离职。该学员选择了退费,但华尔街客服表示学习期已满,不予退费。一位ID为樱花树下dancer的微博用户表示自己退款流程被拖了近一年,打总部电话被告知等反馈,找学校校长被告知还需要等,官方退款申请书显示,因疫情影响,华尔街英语需于2021年7月15日前完成33100元的内部退款流程,但至今尚未完成。

  另有一名在2018年签约购课的华尔街英语学员对记者表示,因疫情的影响,北京华尔街英语不被允许开业,导致学员不能上课,课程全部被强制转变为线上授课,但合同签约的是线下教学。目前北京华尔街英语方面并未同意该学员延长学时的诉求,且希望学员能够继续充钱续课。

  线下店面陆续关闭

  作为以线下培训为主的成人英语机构,华尔街英语也在陆续关闭线下门店。近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经征求有关部门意见、实地调研走访,以及向参与立法人员、法学专家、专业律师等人士进行专门咨询,根据我国《民法典》之相关规定得出论证意见:在“双减”文件印发前,校外培训机构如已签订合同承租房屋,用于开展学龄前儿童线上培训或学龄前儿童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和普通高中学生学科类培训的,可根据我国《民法典》第五百三十三条主张构成情势变更,并与出租方重新协商变更租金标准、租赁期限等,也可以与出租方协商提前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出租方不应将此视为违约,不应收取违约金,并应退还押金和所预付的部分租金。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原本教育培训机构与出租方之间签有租赁合同,但因为双减政策的发布,导致教育培训机构可能难以经营下去,因此需要退租,但这种双减政策的出台本身不属于不可抗力范围,因此严格来讲,如果教育培训机构现在需要退租,实际上它是构成合同违约、需要按照双方之间所签订的租赁合同约定进行处理——即承租方如果要提前单方解除合同,便需要支付违约金。目前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出台论证意见,呼吁出租方不收违约金,且退还押金,这只能算作一种倡议,本身不具备法律制约束力。

  赵占领认为,出租方的合法权益也是需要维护的,需要根据《民法典》和双方所签订的租赁合同的约定来处理。但如果承租方和出租方通过友好协商,出租方对于承租方教育培训机构所面临特殊情况能够理解、愿意少收违约金或者不收违约金,也没有问题,但这需取决于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如果出租方不同意免除教育培训机构的违约责任,就需要按照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来处理,教育协会的出台论证意见只能算做一种倡议,不具备法律约束力。

  一位提供线上教育直播服务的在线教育企业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退租、赔付租金与违约金的情况主要聚焦在学而思等拥有较多线下教培地点的平台,普通线上直播教育平台主要租赁办公地点。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培机构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民办教育协会所发呼请,看似教培机构是不用支付违约金的,但实际退租过程中,是需要双方协商,协商不成可请求法院或仲裁机构出面。

  针对线下关店情况,华尔街英语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出租物业基本得知并了解过民办教育协会所发布的倡议,但实际过程中对方该扣取押金与违约金还是会扣取。另外倡议本身一般面向教培中小企业,很多线下教培机构体量层面也不够,在具体与物业协商过程中并不占据优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