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穿汉服的年轻人:从热爱到职业 既是复兴也是赋新

  (记者 应妮)汉服“出圈”了。据艾媒咨询《国潮经济发展报告》预测,2021年汉服爱好者数量规模达689.4万人,市场销售规模将达到101.6亿元。汉服从小圈子中的小众爱好,慢慢变成了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标签和符号。

  (记者 应妮)汉服“出圈”了。据艾媒咨询《国潮经济发展报告》预测,2021年汉服爱好者数量规模达689.4万人,市场销售规模将达到101.6亿元。汉服从小圈子中的小众爱好,慢慢变成了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标签和符号。

  这一代年轻人是网络原住民,但他们也热爱传统文化。

  当汉服从一种服饰风格,逐渐向生活方式衍生开来,汉服节线下活动、茶艺等传统文化体验服务、汉服社交产品、汉服摄影等纷纷涌现,而一些新兴职业也催生出来。比如专门进行手工制作汉服发簪及饰品的“簪娘”,还有“妆娘”,即汉服圈里的化妆造型师,以及汉服摄影师等等。

  她(他)们通常因为兴趣爱好入圈,在圈子里逐渐萌发了职业的兴趣和想法,并付诸实践,把热爱变成职业。

穿汉服的年轻人:从热爱到职业 既是复兴也是赋新千山景逸设计的绣球花簪子 本人供图

  从热爱到职业,希望“择一事,终一生”

  今年21岁的千千因为想穿上自己设计的汉服,16岁开始研究形制、自学设计,大一时实现个人经济独立。

  从小学习舞蹈的她,从古典舞的演出服开始慢慢对汉服产生兴趣,为了设计出好看且合规的汉服,她开始研究和了解汉服,看了很多相关书籍,还会去看看壁画相关的这类文献史料,来了解汉服形制。同时,汇聚了大量年轻用户的QQ群,让她很容易找到了汉服设计群、同袍群、研习群。大概研究了半年后,她开始尝试设计,第一套设计出来的是带有中国风的衣服,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汉服。但是第一单稿卖出的600元钱,还是让她获得很大满足感。

  作为汉服设计师,千千不会固定设计风格,各种都愿意尝试,一般都根据时下流行的风格的来做设计,比如今年比较流行唐制,因为今年中国丝绸博物馆举办的国丝汉服节的主题是“唐之雍容”,这基本上是每年汉服流行制式的风向标。现在,她已经积累了稳定的客源,最勤奋时候月收入有2万。对未来的期许,千千希望能够成长为一个有工作室的独立设计师。

  24岁的千山景逸给自己的定位是佛系簪郎。是的,这是一个居住在大理的“95后”男生。

  同样是先入坑汉服圈,在网上里看到别人发表作品,千山景逸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美术生,也可以画扇子去卖,从此而一发不可收。从画扇、化妆到做簪子,他一步步走得更深入。

  虽然做簪子,男生确实比女生少很多,但在景逸看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差别,都得看作品说话,他最近在思考如何把发簪做得更上一层楼。

  他希望做出有特色的、被更多人认可的作品,他会主动去关注和了解行业趋势,去调整和更新自己的设计,他喜欢做新的东西,因为如果总是重复不仅会做腻,也会让自己的竞争力越来越弱。

  关于未来,他既不想躺平,也不想内卷,只是觉得做好作品,脚踏实地的往前走,一定也会有个好的结果。他期待通过不浮躁的努力,能实现在大理买下一个小院子的理想,还能做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我希望自己能做这个时代的手艺人。”

  同为“95后”的汉服摄影师司酒则亲历了汉服从小众到出圈。“前几年大家还觉得汉服是奇装异服,穿上街会有很多奇怪的审视目光,但现在随着传统文化越来越复兴,更多年轻人也了解了汉服。”据她感受汉服主要还是“90后”在穿,更关键的是“90后”的资金也比较充裕。每一次约拍,她都会根据客人需求和特征,进行服装、化妆和道具准备;而不同于普通摄影,汉服摄影师要拍出一种古风的故事感,所以对汉服的整体认知和了解越多,才能够带入拍摄中,去拍出比较满意的作品。

穿汉服的年轻人:从热爱到职业 既是复兴也是赋新司酒部分摄影作品 本人供图

  复兴传统文化,年轻人更赋新

  当平面设计稿变成真实存在,这是让千千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尤其今年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中国古代服饰文化展中,就有千千设计的缘边(注:传统服装中将衣裳边缘易脱纱处用面料包缝起来,形成具有功能性的边饰)。

  作为一个从零开始的原创设计师,她认为多看书、多逛博物馆、多画设计图是自己入门之道。不仅要突出传统韵味,更要适合现代潮流,二者如何平衡?千千的做法是从传统元素中取材,再加入构思衍生出设计感来。例如织锦或妆花的婚服,会撷取“多子多福”寓意,用石榴、佛手瓜和仙桃的“三多”纹样和缠枝莲交汇设计在一起。源自文物中的各种传统缠枝莲形象,也可以用菊花、荷花等现代潮流款式来取代。她设计的暗纹和织锦,融入了仙鹤、四合如意云纹、仙桃、菊花、宝相花、龙纹等,有的是文物复原,有的是她创作的。甚至现在有流行唐风的Lolita小裙子,她也会去帮这些商家设计唐风的布料。

  在QQ上的交流和交易都为千千积累了人脉和客源,她的QQ列表里1/3都是客户。对于初入行的新手来说,千千的建议是起步阶段要有坐冷板凳的思想准备,随着能力和作品水准提升,约稿和客户也就会多起来。“销售最好的一套‘金吼吼’,做出成衣后3天就销售出8000套,卖了1年多,现在每个月仍能销售五六百套。”

  互联网和社交平台的发展,打破了设计师和商家之间的地域限制。和千千一样,千山景逸也成长在QQ群,他加入了许多全国性的绘画群、簪群,在群里和同袍同行们交流:哪里可以买到好材料,各自最近练习的新作,相互学习和借鉴。不过,从线上学习、接单,他也喜欢到古玩市场收购一些明清时期的翡翠、玛瑙等原材料,“老物件本身就透露着古色古香”。

  他最喜欢的一支绣球花簪子,点翠工艺的底胎、花丝镶嵌工艺的叶子、辑珠工艺的蝴蝶,再加上串联珍珠、南红珠和老翡翠,都是手艺活儿。

  据QQ的公开数据显示,在QQ厘米秀上最受欢迎的是古风类装扮,古风相关QQ群多达数十万个。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90后、95后和00后们,借助各类网络平台汇在一起,深度挖掘中华传统文化,在汉服产业链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子柒现在已经是一位推动国风的文化大使了,我也挺想让中国这些传统文化,让国际上更多朋友都看到。让大家都知道,这是中国的非遗工艺。”千山景逸不无憧憬地说。(完)(千千、千山景逸、司酒皆为网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