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百元买一段人生”的“剧本杀” 正成为创业新风口?

  年轻人喜欢的“剧本杀”,正在成为创业新风口?  剧本杀是时兴桌面游戏中的一种,称“百元买一段人生”。2020年,中国从事剧本杀的相关企业新增3100多家,市场规模突破百亿元。

  年轻人喜欢的“剧本杀”,正在成为创业新风口?

  剧本杀是时兴桌面游戏中的一种,称“百元买一段人生”。2020年,中国从事剧本杀的相关企业新增3100多家,市场规模突破百亿元。

  剧本杀核心玩法可扼要概括为:根据既定故事剧本,玩家在游戏中被随机分配到若干相互敌对的阵营,相同阵营的玩家分别扮演不同的游戏替身,依照各自持有剧本的逻辑走向,与敌方阵营玩家在言语上展开激烈厮杀,齐心协力找出不利于敌方阵营的证据,并经过细致推理揭露幕后黑手,一定胜负。

  在点评App检索关键词“剧本杀”,仅在杭州一城的结果就超过3500个,人均花费从五六十元至三百多元不等,主要价格区间为100~200元。剧本杀门店正在井喷,但消费者的体验没有越来越好——同质化竞争、价格战、侵权等弊端,使剧本杀市场存在隐忧。

  1

  小众游戏 乱象丛生

  对剧本杀游戏来说,好场地、好剧本、好主持人缺一不可,现在看行业整体非常浮躁,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不少剧本杀主持人上岗前没有经过正式培训。游戏中急于推进,游戏后玩家不满意也无法退款。

  杭州会展业从业者绀香(化名)说:“之前玩一个‘情感本’,大概花了4到5小时,一共6个人,玩哭了一半。这个剧本一开始有点难以进入角色,但我们碰到了很好的主持人,在她的引导下,大家都很入戏,完全进入到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喜怒哀乐中去。”她表示,优秀的主持人非常难得,大多数主持人水平一般甚至难言称职。

  杭州90后青年小林玩过一次剧本杀。“主持人没有成功把我们引入剧本角色,只是很生硬地念着主持词,一直在压缩自由交换信息等环节时间,给人一种赶进度的感觉,他巴不得我们快点结束腾出场地接待下一拨参与者。”

  第二,不论线上线下剧本良莠不齐。玩家只能通过一小段介绍选择游戏,除非是朋友玩过推荐的剧本,否则常常需要“盲选”,随机性很大。

  小林说,剧本中有一些看似玩家可以选择剧情走向的节点,实际上根本没有选择。他表示,体验一次后,就对剧本杀丧失了兴趣。不少朋友和他一样,觉得剧本杀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果断“弃坑(网络用语,指放弃)”。

  相较于线下面对面的游戏方式,线上剧本杀App的游戏体验更是大打折扣。绀香表示,线上游戏的剧本很糟糕,对于逻辑推理、文笔、沉浸感要求都很低。此外,线上往往是为推理而推理,为抓凶手而抓凶手,相较之下线下还可以真正进行角色扮演。“线下剧本杀的魅力就在于体验不同的人生,你可以是一个乞丐,一个富豪,一个少女,一个大妈……”绀香说。

  第三,剧本杀侵权问题高发,监管难度大。据介绍,非授权(指盗版)剧本一般在50~100元,授权剧本(指正版)在500元左右甚至更高,购物平台上盗版剧本比比皆是,剧本买卖藏污纳垢难跨“灰色地带”。此外,安全问题也不容小觑,借剧本杀打暴力色情“擦边球”的社会新闻时有发生。

  2

  一条街上三四十家店铺 

  行业“虚火”几何

  杭州95后青年小张是一名互联网从业者,玩过四五次剧本杀,多是被朋友拉去消磨时间。他认为,剧本杀类似于前些年的奶茶,无数经营者大踏步进场,觉得商机无限。实际上剧本杀场地、人员的成本不低,同质化竞争激烈,大搞价格战,利润比预计的少,这从四五月份的剧本杀关店潮就可以看出端倪。

  在东北某市的一条街道上就有约40家剧本杀门店,很多店铺刚开一两个月就倒闭了。目前盗版店家越来越多,他们大都进行高端复刻,恶意竞争。

  剧本杀从业者宗霖颇有危机感。据他介绍,每年剧本杀行业都举办全国性的展会,展会看似如火如荼,其实业内行情难言乐观。很多商家淡旺季营业额差距明显,一些商家淡季一个月只能开几场。

  但也有不少人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4年前宗霖还是一名电视台主持人,做探店节目,探寻在东北年轻人能玩些什么。当时剧本杀店家只有4个剧本可以用,没想到他一下子就“入坑”经营了。最初瞒着母亲,因为在她眼里,这算是“不务正业”的工作。现在店内有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消费者从单一的青年群体到老幼皆宜。谈及未来的期望,宗霖表示,希望剧本杀游戏场馆能成为东北人新的娱乐休闲聚集地。

  宗霖向半月谈记者展示自己的社交账号,现在他已是网络上小有名气的剧本杀达人。“剧本杀已经形成产业链,不仅不会消亡,还会越来越盛行。从反对到支持,母亲的态度也让我觉得信心满满。”不过他也表示,剧本杀行业经常需要晚间营业,或成为新的“高危行业”,“修仙车(指熬夜或通宵娱乐)”现象并不鲜见,需要时常敲响警钟。

  长春某剧本杀店店长兰禹廷认为,目前剧本杀行业已形成一种“剧本文化”,部分剧本杀店铺有自己的编剧创作和发行出版团队,正在从单一经营向产业链模式发展。

  3

  从剧本杀看青年社交

  剧本杀除了满足玩家的猎奇心理、娱乐消遣外,满足现实社会中缺失的社交需求也是功能之一。

  在快速流动的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青年依赖网络社交。虽然使用社交媒体可以快速获取信息,但不断刷新的信息流令神经从紧张到麻木,涉世未深的心被美化的图像激发起攀比的欲望,虚拟的人际关系制造出亲密的幻觉,真实的社会交往则被淡化。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青年社交渐渐呈现一种“气球式社交”模式:刚开始很兴奋和开心,感觉遇到的所有人都很热情,但很快就会失望地发现,这样的热情难以存留,瞬间就会像气球般飘走。“气球式社交”在线下也越来越常见,无论是在聚会、应酬还是工作关系中,社交活动破冰不易,进入深层交流更难。

  而诸如剧本杀一类桌面角色扮演游戏,为网络青年打开了一扇放下手机、迈向线下的大门。他们发动钻研演技的小马达,或在一桩桩虚设迷案中抽丝剥茧,或在一次次寻宝迷踪中意犹未尽,以期融入群体、增加人际交流,获取社交货币。

  部分玩家因在现实社会中缺少归属感和认同感,而进入剧本杀的设定环境,以期与他人,哪怕是陌生人,产生一些共鸣,待游戏终结“相忘于江湖”,也堪聊以自慰。

  剧本杀并不尝试为玩家提供“诗与远方”的游戏乌托邦想象,而是在几页纸的“架空”故事中将游戏的基本范畴拉伸到极致,创造出一个富有张力的时空。它以视觉、听觉等多重符号极大刺激玩家的感官,加之封闭空间的隐匿性,玩家可在游戏中卸去假面,回归自我,享受放松与快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