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网课销售又在制造新的焦虑:盗版网课开始横行网络

  网课销售人员又在制造新的焦虑  盗版网课开始横行网络  “双减”政策之后,没等家长和孩子们松口气,各种网课的视频课程又成了抢手货,销售人员也在制造新的焦虑,“回家什么时候都能看,这个没人管你”“想看多少时间、想看多少遍都随意,提升成绩特别快”……

  网课销售人员又在制造新的焦虑

  盗版网课开始横行网络

  “双减”政策之后,没等家长和孩子们松口气,各种网课的视频课程又成了抢手货,销售人员也在制造新的焦虑,“回家什么时候都能看,这个没人管你”“想看多少时间、想看多少遍都随意,提升成绩特别快”……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网课视频大量都是盗版翻录,购买之后不仅质量无保证,还涉嫌违法。

  网课资源成了“硬通货”

  “这个课程是你们那个年级的,你看看需要不?”周日上午,谭俊梅收到了好友发来的信息,这是一个著名机构五年级全年的数学课程,除了视频课之外,还有两套随堂练习用的PDF资料和提升练习题,她赶紧回了一个“感谢”的小图标,把朋友发来的资料存到了电脑里,并且在硬盘里复制了一份。“这可是硬通货,算是我电脑里最重要的材料了。”

  她的电脑里已经存了上百个各种视频课的全集课包,包含了数学、语文、英语,从孩子正上的四年级一直到高中课程,足足有几千堂课的课件。谭俊梅说,这些课件多数是最近朋友们互相转发的或是各种群里看到的,也有她自己从公号分享链接中下载的。自己找到的网课资源,她有时候也会选取一部分,分享到自己经常发言的几个微信群里,“最近大家都在找各种课件资源,微信群里愿意分享的群友才受其他家长欢迎。我也不好意思总从别人那里免费下载,不管能力大小,都得有所贡献吧。”

  曹钰电脑里存储好的视频网课更是有上万节课,光是英语课的视频就有几千节课。数学网课视频,曹钰也存了两个机构的课程,甚至同一个机构的课程,他也存了大师课、竞赛班课两个版本,想的是有机会都看看,可以多角度借鉴,找到最佳的讲题方式和解题思路。

  存了这么多网课视频,对学习有帮助吗?谭俊梅和曹钰都觉得想法是好的,效果却差强人意。“不管有多少节网课,孩子的时间是固定的,在正常学习之外,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去看这些网课视频。”谭俊梅说,本来希望孩子在这个假期里看完她下载好的去年某机构的四升五暑期数学课,做好开学衔接,但直到现在,还没找出时间来开始,“让她做我买来的暑假作业,还有老师布置的一点儿作业,我发现上学期的知识点,还有不少没掌握好的。白天还是不敢让她自己看电脑,还是得我下班后带着她学习,每天晚上最多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真不够用的。”

  而曹钰的烦恼在于孩子已经上中学了,学校老师抓的比较严,网课视频最多偶尔看几节,曹钰利用休息时间给孩子看各种视频整理出来的学习重点、解题思路、知识难点,孩子最多瞟一眼就算完成任务,“总说我的学习方法不适合他,他有自己的学习节奏。”

  盗版网课也搞饥饿营销

  孩子可以不重视,但家长们无法放下期盼,本着“万一有用”的想法给孩子们囤课,而这种想法也成为很多人推销盗版网课的机会。

  记者在各个搜索引擎上、销售小程序、网店里输入“网课资源”“视频网课”等类似的关键词语,会有大量的网页弹出,有的可以直接连接到销售网页,更多的是留下了微信号、QQ号,添加好友之后就可以购买这些课程。相比于正版资源,这些网课的价格很低,甚至有的直接标价“1元”。多数店里会给出“录播视频”的解释,有些网店则毫不避讳,直接在主页或者销售页上标榜“质量和官网一样”。

  添加微信号和QQ号后,好几名销售人员展示了更多的可选择课程,包括多家培训机构全部班型的网课视频。销售人员也毫不讳言地介绍,这些课全部是盗版的,是有专人翻录,并一再保证“跟真课完全一样,声音、图像都特别清晰”,记者翻看了几名销售人员分别发来的几个“样本”,确实都是各大机构网课的内容。

  销售人员小H很内行地向记者推荐,打包购买暑期班和今年秋季的课,“多数学科暑期班已经结束,您可以利用剩下的假期把这些课集中学习一下。虽然单买秋季课,只要70元,但是不买暑期班的话,新学期的课跟不上,这两种课一起买,优惠价只需要90元。”

  除了暑期联报优惠之外,选择更多学科也能拿到很多优惠。理科全科的一价全包从240元到460元不等,能提供至少一个机构的精品课,还能保证更新到高中毕业;如果花399元或者499元,就能成为会员,不仅可以免费观看该公司提供的所有学科、项目的网课翻录视频,还可以享受免费更新服务。

  新的课程视频售卖价格是最高的,也有不少销售向记者推荐往年的网课视频,或是盗版线下课视频。“知识点其实都是一样的,解题思路也差不多,就是没那么花哨,如果是要巩固和提高成绩的话,这些课的性价比更高。”按照他们的推荐,全年的盗版网课单科不超过20元,甚至可以1元拿下。“比给孩子买个橡皮还便宜。一块钱就能给孩子一个提升机会,您怎么用也不亏了。再说以后培训机构越来越少了,这些课可能也会减少,这样的机会您得珍惜啊。”

  从这些网课购买链接所在的网页上看,不少链接之下都有几百条回复信息,有的销售数量就达到了上千份,销售人员小C在聊天页面上也跟记者透露,“销售特别火爆”,她还给记者推荐销量靠前的网课排名,“语文课是这两年的新潮流,但数学课需求量是最大的,我觉得这些课基本上可以分为数学课和其他课,您真可以多囤点咱们这里的数学课,是翻录的线下课,以后可能都没有呢。”

  拉人给提成销售似传销

  盗版网课的销售们都是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呢?销售人员小A在聊天时透露,她只是中学毕业后在老家当个闲差,卖网课也是加入会员后做的兼职,“除了给我网课资源的人,我谁也不认识。”她还告诉记者,不管是否购买网课,如果能介绍一个朋友购课,不管购买什么盗版课程,都可以给记者提成销售额的40%,“介绍得越多,你挣的越多。”

  另一名销售小E在跟记者聊天时,自称是大学生,她最初购买盗版的网络课程是在外出做兼职家教的时候,“看一看名师课,自己讲的时候也能更有系统性。”买完后她免费分享给了几位也在做家教的同学。此后,她购买了会员卡,多次给老家的亲友们转发过网课资源。

  在跟销售小Q聊天时,记者假称初中生,对方也一再鼓动记者加入会员,“保证有用,能很快提升成绩,你讲题思路比别人好,在班级里也能有好人缘。”在记者询问对方,购买的课时是否可以与同学们分享时,小Q还特意劝说,“课时你自己下载好了,想分享几次都行。不过你要是能拉几个同学买其他学科的课时,你还能挣提成,不是更好?”

  翻录和销售获利都违法

  虽然“提成”比例非常诱人,“从业成本”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翻录和销售盗版网课获利,还是有很高的法律风险。

  “涉及多项侵权,严重的可能触犯刑法。”北京亿康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积虎提醒,以营利为目的录制、转售网课的人员及参与制作的人员,严重侵犯了网络课程制作方的著作权,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可以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如果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将会被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就属于‘违法所得数额较大’,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属于‘违法所得数额巨大’。”宋积虎说,对于普通消费者,明知盗版仍购买的消费者,虽然是自己看、自己用,不产生利润,仍需要注意,“这些行为间接侵犯了版权人的版权,也属于侵权行为。”

  本报记者 周明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