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中国教育服务行业拥有着超过3万亿元的市场规模,从业人员数量早已突破千万。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各家教培机构应声收紧规模、缩招裁员。千万教培人的转岗转业问题因此备受关注。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中国教育服务行业拥有着超过3万亿元的市场规模,从业人员数量早已突破千万。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各家教培机构应声收紧规模、缩招裁员。千万教培人的转岗转业问题因此备受关注。

  8月17日,智联招聘发布的《2021教培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显示,7月求职的原教培从业者中,51.4%已为离职状态,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近四成教师/教务人员选择转岗,行政、人力为首选。

  8月18日,北京市人社局官网上线为期13天的首场教培行业人才专场线上招聘会。截至本文发稿时,共有354家企业参与,发布了4300个岗位。

  观察者网经统计后发现,该专场招聘会涵盖房地产、信息技术、通信、生物制药等行业,待招岗位多为销售、运营、技术。对于占大多数的销售岗位,月薪则在3000-7000元上下浮动。而据前程无忧统计,教培行业此前薪酬中位数在月薪7500-8500元左右。

  不过,相关政策的落实仍然面对诸多挑战。从教培机构猿辅导离职的员工提出,招聘会提供的岗位,“对于我们这种制作技术人才来说作用不大。”某教培机构离职老师感慨:“我想我需要开始适应,从月入过万到月入3、4千的落差感了。”

  此前,北京人社局通过对数据摸底发现,教培机构员工90%以上是“35岁及以下”人员,且80%以上为“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对于这些宝贵的人力资源财富,北京人社局高度重视相关的就业服务工作,已经针对性储备了教学教辅类、市场销售类等四大类、至少9万多个工作岗位。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某教培机构正在授课 图源:网络

  教培行业现状:近四成教师/教务选择转岗

  去年12月,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未来教育研究中心、好未来教育研究院联合发布了《中国教育服务产业市场分析与就业效应测算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教育服务产业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9达到3万亿元,预计2020年将突破3.3万亿元。

  报告根据2019-2020年对相关企业抽样及线上调查数据,初步估算出目前教育服务产业的总就业人数突破1000万,并在快速增加。

  然而,“双减”政策的落地对教育培训行业造成了巨大冲击。通过行业求职动向,可以窥见一二。

  8月17日,智联招聘将2021年7月与政策发布前的2021年3月数据进行结构对比,发布《2021教培行业人才市场分析报告》,对教培行业现状作出分析。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图源:公众号“智联招聘北京站”

  报告显示,“双减”政策落地后,整个教培行业以K12培训机构为首都在寻找转型之路,初期表现整体招聘规模小幅收缩,教培行业6月和7月的发布职位数分别环比下降9%、6.5%。

  教培行业7月发布职位数比政策发布前的3月下降32.4%,分城市等级看,一线城市降幅最大,为38.2%,其中北京降幅达49.3%,居全国首位。

  报告总结认为,“双减”政策尘埃落定后,整个教培行业,尤其是K12培训机构都在积极寻找转型之路,“业务板块的调整自然带来人才招聘的变化,目前的初期表现是整体招聘规模小幅收缩”。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图源:公众号“智联招聘北京站”

  同时,7月进行求职的原教培从业者中,51.4%已为离职状态,这一比例高于全平台活跃求职者的平均水平(44.7%)。

  报告分析称,教培从业者本身流动性较强,加之近期业内机构进行业务调整,人员变动大,加剧了整体流动性。

  另一方面,在原从事教师/教务岗位的求职者中,近四成选择转岗,63.8%期望继续从事该职业,9.6%期望从事行政,3.8%期望从事人力,销售、主播等也是他们的转型选择。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图源:公众号“智联招聘北京站”

  此外,报告也指出,7月求职者中,期望继续从事教培行业比例(61.6%)比3月(57.7%)有所提高。

  报告分析认为,一方面,政策实施初期,很多业内人士仍处于观望阶段,且对下一步择业规划较为迷茫,保持在自身较为熟悉的原行业,继续观望行业走势和同伴选择是更为可靠的应对措施;另一方面,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潜力赛道让业内人士对教培行业依然保有信心,教育终究是立国之本。

  从性别来看,女性求职者的数量明显多于男性,比例分别为74.6%和25.4%,这与教培行业属性相关,教师群体的女性比例一贯较高。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图源:公众号“智联招聘北京站”

  北京市人社局:针对转岗已储备9万多岗位

  在教培行业新岗位减少幅度最大的北京,北京市人社局对机构员工转岗转业的需求早有安排。

  8月17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北京市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措施》新闻发布会,介绍“双减”工作总体情况和有关安排。

  会上,针对教育培训机构员工的就业帮扶服务举措,北京人社局二级巡视员、新闻发言人陆晓播作出了相关介绍。

  陆晓播表示,通过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社保参保缴费人员数据摸底,机构员工90%以上是“35岁及以下”人员,且80%以上为“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这些人员是我们宝贵的人力资源财富,北京人社局对做好这些人员的就业服务工作高度重视。

  陆晓播还指出,北京储备了充足的岗位资源,“目前,市区两级公共就业服务机构已有针对性储备上述岗位1.03万个,经营性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中,仅前程无忧一家就储备上述岗位8万余个。”

  据介绍,已储备的岗位分为教学教辅类、技术支持类、运营职能类和市场销售类四大类,“目前来看,人力资源市场所能提供的岗位数量是充足的,能够满足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人才转岗的需求。”

  同时,北京还将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持续3个月至半年的“教培行业人才专项服务季”,8月18日第一场专项招聘会将正式上线。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8月17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 图源:公众号“北京发布”

  教培人才专场招聘会:待招岗位主要为销售

  教育培训行业此前待遇有多好?对此,不同机构给出结论存在一定差异。

  去年2月28日,中信证券发布的《在线K12课外辅导行业专题报告》显示,在由于机构平台和教师资质的不同,在线K12辅导机构薪酬范围跨度较大,主讲教师薪酬水平普遍高于18万元/年,薪资20-40万元/年的居多。不同地域的线下K12辅导机构主讲教师薪酬略有差异,总体来看在5-18万元/年之间波动。

  去年9月10日,公众号“前程无忧51job”发布的《教育培训行业人才供需及发展报告》则显示,与教育/培训行业近年来市场上升和资本青睐的情况不同,抛去头部“金牌讲师”,业内平均薪酬水平并没有大幅超过其他行业,行业整体薪酬架构向仍呈现以课程顾问等职位为核心的销售导向模式,薪酬中位数在7500-8500元/月。

  8月18日,北京市人社局官网上线为期13天的首场教培行业人才专场线上招聘会。截至本文发稿时,共有354家企业参与,发布了4300个岗位。

  观察者网经统计后发现,该专场招聘会中待招岗位多为销售、人力、运营,行业涵盖范围较广,包括房地产、信息技术、广告、汽车、通信、生物制药等领域。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北京市人社局上线的教培行业人才专场招聘会 图源:北京市人社局官网

  此外,各岗位薪资跨度较大,如项目总监、产品经理等少数岗位月薪在15000-30000元之间,但对于占大多数的销售岗位,月薪则在3000-7000元上下浮动。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教培行业人才专场招聘会岗位信息 图源:北京市人社局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在数百家企业的招聘信息中,也有零星的教育培训岗位,待遇为月薪5000元左右。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
“月入过万变3千”? “双减”后4成转岗员工去哪了教培行业人才专场招聘会 图源:北京市人社局官网

  前教培行业员工:很难有符合预期的新岗位

  今年8月初,二条(化名)从教培机构猿辅导离职。身在北京的他听说人社局的安排后去浏览了一下相关岗位,但没有参与招聘。“提供的岗位基本很难有符合专业和预期的。”二条向观察者网表示,“都是什么销售、文员或者普通教师岗,对于我们这种制作技术人才来说作用不大。”

  去年7月,二条毕业后入职猿辅导,从事分镜师工作,负责将知识小故事剧本创作为动画图像,与他所学的动画制作专业刚好匹配。二条表示,自己对这份工作可以打7分,“税前月薪1.1万左右,工作压力比较大,经常加班,但加班后能调休。”

  工作一年后,还没来得及兑换调休的二条迎来了公司的大规模人员调整计划。“我之前在的是制作部门 ,原本有2000到3000人,现在只剩了大约500人了。”二条说,“截止我离职那天,公司一周大约离职了3000多人。”

  8月6日,二条与猿辅导签订离职协议,开始收拾自己的工位。根据协议,他能拿到N+1补偿,未兑换的调休也按双倍工资计算。

  对于未来,二条还是希望继续从事分镜行业工作,期望薪资是1.3万/月,但暂未找到心仪的岗位,目前在家休息。

  “真正惨的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有的之前在公司实习了一年,毕业后转正工作一个多月就被裁了,补偿没多少,应届生身份也没了。”

  跟二条遇到的一样,“双减”政策后,裁员成了各大教培机构节约成本、缩减规模的手段。

  8月1日,高途宣布已关闭了全国13个地方中心,裁员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4天后,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瓜瓜龙计划在8月底前,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

  裁员旋涡中心的教培老师面临着巨大的焦虑。

  刚刚大学毕业的李晟敏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作为某K12机构教师,该公司已经进行了三批裁员,85%的教培老师都已离职。即使自己为了不被裁员更加卖力的工作,可她到手的工资并没有明显上涨,“去年每月收入近2万,今年七八千都得烧香。”李晟敏预计,公司后续会转型卖录播课,老师们大概率被迫变成销售,“到那时候,即便没有补偿,我也会申请离职了。”

  如果不想被裁员,员工们只能选择“转岗+降薪”。

  例如,原本担任教培全职老师的王美益表示,公司领导明确表示过,要留在公司,只能同意转岗,需要忍受6-8个月低谷期,每月工资只有一千元左右。接受转岗的同事工作从平时的写文案、编写作业程序,变成了拉人头补课的电话销售,但这实际上是一个空职,相关部门早已裁撤,该同事在不久后便主动申请了离职。

  “就像把一个程序员调去做设计,专业都不对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我转岗到CEO试试。”王美益调侃道,“这是在变相裁员。”

  如果离开教培行业,原本的老师们又该去哪?

  有的人投了二十几家企业,最终只拿到电商文案编辑,月薪5千。有的人选择待业一年考公,和千万人一起走独木桥。有老师感慨:“我想我需要开始适应,从月入过万到月入3、4千的落差感了。”

  王美益是一位在校实习生,但是在教培机构担任全职老师期间,她收入最高时一个月赚到了1.8万,“离开教培后,再也找不到这样低门槛、高收益的工作了。”

  与此同时,还在业内的教培人已经展开了自救行动——转型。据报道,面向中小学的素质教育和面向成年人的职业教育,成为教培人的救命稻草。新东方在北京、杭州等地推出了“优质父母智慧馆”,转型培训父母;高途则把重点放在了职业教育领域,其官网也已经挂上了成人教育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