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知名大学整改家教中心 大学生还能勤工俭学做家教吗

  导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称,“双减”之下,提供一对一校外培训的机构平台会受到监管限制,但不应将“减”的范围泛化。

知名大学整改家教中心 大学生还能勤工俭学做家教吗

  导读: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称,“双减”之下,提供一对一校外培训的机构平台会受到监管限制,但不应将“减”的范围泛化。

  作者 | 第一财经 吴斯旻

  随着教育“双减”持续推进,私人家教领域是否也成为校外培训整改的重点,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一则“某大学家教中心响应‘双减’政策,终止学科类业务,并将退还已经收取的服务费”的消息引起舆论热议——“双减”之下,大学搭建家教中介服务平台是否会被叫停?大学生进行家教类勤工俭学是否受教学资质约束?

  叫停学科类培训

  18日,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发布《关于在“双减”政策下的整改通知及退费公告》(下称《公告》),其中提到,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政策),将终止相关业务。对收取的服务费,中心将拟定具体的退费方案及流程,并于8月25日之前对外公布。

知名大学整改家教中心 大学生还能勤工俭学做家教吗

  据了解,该家教中心于1995年成立,现由华东师范大学勤工助学管理中心直接管理,是经工商局正式注册登记的专业性家教服务机构。

  19日,第一财经记者以兼职学生的身份致电华东师范大学(闵行校区)家教中心,接电人员表示,“家教中心才接到这一整改方案,校方领导希望我们落实‘双减’精神。目前,学科类订单我们统一不再接受,非学科类订单照旧,已接受的(学科类订单)正在拟定退费方案。”

  《公告》发布当晚,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在其微信公众号“华师大家教中心”上,回复读者留言时称,“音体美艺术类暂时会做保留,由于系统内部调整,暂未开放,具体开放时间会另行告知。”不过,在19日下午,该回复被删去。

  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部部长、东南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研究生兼职导师徐旭东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从市场主体和业务范围这两个方面,该家教中心并不在“双减”整顿对象和整顿业务范围内。

  “不过,华东师大能够参照‘双减’,审查自己的教培中介服务,提高认识,查漏补缺,增强经营的合规性,值得肯定。”他补充称。

  《教师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国家采取优惠措施,鼓励和扶持学校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的前提下开展勤工俭学和社会服务,兴办校办产业。

  公开资料显示,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以大学生一对一上门教学为教学形式,服务项目涉及学前教育、中小学文化课辅导、成人培训、特殊特长教育等,每年为上万个沪上家庭提供家教教学服务。

  “家教中心属于校办产业。”徐旭东称,大学官方成立的家教部或勤工俭学中心,业务范围属于信息中介服务,而非教育培训服务,旨在为教育培训需求者和供给者提供撮合成交的平台。

  “基于此,目前,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难以对此类中介行为进行干预,需通过《民法》调整各方关系。同时,对于华东师大家教中心,由于经工商局认证,也会受到来自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监管。”徐旭东说。

  大学生家教合规吗?

  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曾多次被上海市教委评为“上海市高校优秀大学生勤工助学项目”。当其传出“暂停相关业务”的消息后,引起不少在校大学生的担忧:一条大学生勤工俭学的通道是否将被收窄?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对第一财经称,“双减”之下,提供一对一校外培训的机构平台会受到监管限制,但不应将“减”的范围泛化。“对于校外培训,是限而非禁,主要是纠正机构过多、补习过度、负担过重问题,但也需给市场保留适当的自由空间。”

  近日,北京市教委在《关于近期检查校外培训机构发现问题的通报》中提到严查“无办学许可、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含一对一培训)的个人”。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大学生家教群体也需要获得教师资格证、办学资质才能进行“一对一”授课?

  徐旭东表示,大学生兼职做家教,属于个人劳务行为,不在上述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查处范围内。其受《民法》调整,而非受教育行政机关的监管。

  根据《教师法》第二条,教师法适用于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专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

  基于此,徐旭东称,一方面,大学生勤工俭学为兼职,而非“专门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并不需要受其资格和任用条例约束,即并非必须拥有教师资格证;另一方面,结合《教师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国家采取优惠措施,鼓励和扶持学校在不影响正常教育教学的前提下开展勤工俭学和社会服务,兴办校办产业。”高校家教中心的权责主体是校方,而非勤工俭学的学生。

  不过,大学生勤工俭学群体做一对一家教时,仍有“资质”要求。第一财经记者在调研时发现,目前,各大高校家教中心聘用兼职学生时,会先提供报名学生免费的培训课程,在经过系统地培训和考试后,再发放“上岗证”或“家教资格证”。此后,这些学生才拥有授课资格。

  “家教中心的运营,建立在兼职学生与校方、家长与校方的信任上,校方的作用至关重要。”一所西安某师范类大学家教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一方面,兼职学生的“家教资格证”由学校统一签发,另一方面,在家教定价由兼职学生和家长共同磋商后,双方会和家教中心签署三方协议,以确保双方利益。

  除了免费对兼职学生进行上岗培训外,多所高校家教中心的工作人员还告诉第一财经,由于家教中心属于非营利性质,收取家长们的服务费也只能用于部门内部的正常运营。

  北京邮电大学勤工助学中心家教部相关工作人员进一步对第一财经表示,家教部隶属于学校,既不涉及经营办学,也不收取兼职学生的培训费,仅仅对家长收取少量服务费以用于部门内部正常运营。“所以,‘双减’之下,我们也是合规的。”

  事实上,与华东师范大学家教中心叫停相关业务不同的是,多所大学勤工俭学家教服务中心的微信公众号上仍在更新家教兼职信息。

  截止发稿,当第一财经记者以兼职学生的身份先后致电华南师范大学家教部、陕西师范大学家教服务中心、北京邮电大学勤工助学中心家教部,相关接电人员均表示,学科类家教服务并未受到影响,依然在继续开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