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中外合作“985洋大学”,凉凉?

  根据实际情况有增有减  是中外合作办学健康发展的常态  当985名校的气质,结合国外大学的洋气,这样的“985洋大学”不难带给大众多重想象。

  根据实际情况有增有减

  是中外合作办学健康发展的常态

中外合作“985洋大学”,凉凉? 图/图虫创意

  当985名校的气质,结合国外大学的洋气,这样的“985洋大学”不难带给大众多重想象。

  不过,近年来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大批量清退,且不乏清北等顶流985高校的身影。

  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最近热议起来:中外背景加持,怎么就黄掉了?中外双学位,难道不香了么?填志愿时多人问津,今后还需要考虑吗?

  清退

  中外合作办学有进有出,有理可循。

  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出台《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出中外合作办学要强化退出机制。

  专家指出,这标志着中外合作办学进入了转型和升级的拐点,即由规模发展向内涵建设转变。同时,也为退出机制提供了政策支持。

  在拐点之前,中外合作办学清退的力度只能算初露端倪,自2010年以来完成了六轮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评估,清退了22个评估不合格的机构和项目。

  在拐点之后,中外合作办学清退的力度明显加大。2018年教育部印发《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依法终止234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截至当前披露信息,这一数据上升到286个。

  在当前这份清退名单中,不仅有普通的双非高校,不少211、985高校也在列。以北京为例,经中国新闻周刊统计,一共清退了35个办学机构和项目,其中211高校占15个,985高校占12个,共占总数近八成。

  在985高校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清退名单里,北大、清华、人大、北航、北理几所顶流985在列,比如北京大学与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合作举办的卫生事业管理硕士学位教育项目,再比如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合作举办的体育管理硕士学位教育项目。

  再看只有一所985高校的重庆,一共清退了4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其中985高校重庆大学就占了3个,比如重庆大学与美国密西根大学迪尔本分校合作培养汽车系统工程硕士项目。

  各省份中,又以黑龙江清退的数目最多,一共终止了121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以一省之数超总数的四成还多。从黑龙江各校清退的合作办学项目数量看,哈尔滨师范大学最多,共清退了18个。

  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教育部公布已批准终止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及项目名单,这是规范管理及对各相关利益者高度负责的表现。否则,已终止办学的机构和项目的“壳资源”被“冒用”或“滥用”,对国家、高校和学生利益都是极大的损害。

  审批

  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清退的数目不小,同时近几年审批的项目也不在少数。

  审批项目数每半年发布一次。2019年上半年,教育部批准了30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2019年下半年,教育部又批准了44个。

  2020年上半年,教育部批准了32个本科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2020年下半年,教育部再批准51个。2020年4月27日,湖北大学曼城联合学院、安徽大学纽约石溪学院、华南农业大学广州都柏林国际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同一天露面。

  2020年,重庆市教委否决了将重庆邮电、重庆交通、重庆医科、重庆师范、西南政法大学五校合并争创“双一流”的提议。不过,“充分借鉴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办学模式,让中外合作大学落户重庆”的建言,最终得到了重庆市委的回复,表示已转相关部门研究。

  此前,重庆只有一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西南大学西塔学院。身为直辖市,2020年全国城市GDP排名重庆位列第五。高等教育资源与城市经济显得有些错位,于是网友建言引进国外高等教育资源,利用鲶鱼效应切实提高重庆高校水平。

  樊秀娣指出,引进中外合作办学项目,除了生源的需求外,引进国外优质教学资源是最主要的原因,其中包括引进师资、教材、各种培养模式等等。学校希望通过中外合作办学,来提升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效益。

  早在2017年1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中,就把国际交流合作提高到与高等学校传统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三大职能”并列的高度。

  中外合作办学教育又被称为“在家门口留学”。不用走出国门,省去了一年几十万的高昂开销,又能享受国外高校的资源。

  尤其是在去年,海外蔓延的疫情,让出国留学遭遇重重阻力,一批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成为救火队长。

  2020年9月16日,教育部决定临时允许部分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扩招。参与招生的,有约90个中外合作办学以及内地与港澳台地区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涉及北京、浙江、广东等19个省市。

  常态

  欲速不达,一些项目若教学质量不高,学生自然也不会满意,久而久之办学难以持续。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指出,从实际中外合作办学看,有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是“为国际化而国际化”,在引进境外教育资源进行合作办学时,没有认真论证怎样发挥双方的优势,建立长效机制,办出特色和高质量。

  还有的中外合作项目,追求办学利益,而非促进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这样的项目,在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时代之后没有前途。

  于是,一边是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快速发展,一边是机构和项目成批清退,“建新”“除旧”同时并存的场面出现了。

  不过,也许不必用异样眼光看待。樊秀娣指出,就当初不少高校一下上马数个甚至十来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情况看,全国这么多高校这些年终止几百个项目真不算多;国内不少顶流985、211高校当初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上马了许多个,现在需要终止一些也不足为奇。

  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撤销的原因多种多样:有国内高校嫌国外合作学校层次太低;也有国外合作高校另与国内其他高校合作;还有些中外合作项目是国外教育部资助的,因为国外经济不景气,国外教育部拿不出钱继续资助;再有高校先进经验也学到了不少,也会根据学校的总体目标规划对中外合作项目做些调整。

  樊秀娣认为,根据实际情况,有增有减,才是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健康发展的常态。

  实际上,“十四五”时期我国鼓励和支持引进更多世界一流高校来华开展合作办学,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等方面加强与国外高水平大学的合作。

  那么,今后中外合作办学的方向在哪里呢?樊秀娣指出,中国高等教育中外合作办学从规模扩张向内涵发展是必然趋势。

  就科学研究来看,以同济大学新增的两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为例,一个是为了满足上海设计之都的需求,一个是为了加强国家知识产权管理的研究。中外合作办学以后不单是要服务学校发展的需要,更要服务国家和地方建设的需求。

  就人才培养来看,在通过中外合作项目吸引国外高端人才到中国教学和科研的同时,由于现阶段的生源主要是国内学生,今后也应该招收更多的海外留学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