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教育行业正在经历着所未有的大洗牌!  近日,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公告,公司实控人、总裁谢龙自8月27日带着行李箱失联,至今未找到。

  教育行业正在经历着所未有的大洗牌!

  近日,知名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公告,公司实控人、总裁谢龙自8月27日带着行李箱失联,至今未找到。

  爱贝斯的突然关门,意味着众多家长预交的费用很可能打了水漂。

  有律师就表示,对于一些资金链断裂的教培机构,家长拿到退费的难度较大!

  爱贝斯公众号:

  总裁不见了,疑带着行李箱离开

  9月1日,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称该集团总裁兼董事长失联, 相关部门正在进行调查取证。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都市时报记者致电爱贝斯英语培训机构四川总部,总裁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应:“因为事发突然,我们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比较混乱。现已报了警,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我们能做的就是积极配合,目前事件还没有定论。至于拖欠的员工工资和退还课程费用等问题,我们陆陆续续也会提出解决方案,根据各地的情况制定方案解决问题,希望公众能给我们一些时间配合相关部门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8月26日,爱贝斯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近期造谣“爱贝斯跑路“的严正声明》。声明指出,公司目前营业正常,请网络用户停止一切发布不实言论的行为。

  但两天后,爱贝斯就又发布了一则声明,承认集团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问题,并详细说明了总裁谢龙失联一事。

  声明中提到:爱贝斯员工工资确实存在到期未付的情况,集团实际控制人:总裁谢龙、总经理唐玮翎承诺大家无论如何于本月27日发放全员6月未发放工资,我们于27日下午4点过发现谢龙电话失联后,第一时间担心安危问题,到处寻找,经过苦苦寻找未果后,于当日晚8点到高新区石羊派出所报案,经过警方多方调查排查后,最后发现谢龙带着行李箱开车离去,现暂时还未找到本人,总经理唐玮翎至今未现身,鉴于此,公安、侦查、教育系统已经全面开展找寻工作,一切困难和问题都需要在找到集团实际控制人谢龙、唐玮翎后一一解决,现在集团法人、财务等人员都在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全力开展工作,目前司法、公安、教育部门都已经介入,并展开工作。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拥有百家校区、学员达5万余名

  2014年,爱贝斯董事长谢龙创办第一家校区,7年时间爱贝斯的校区数量已突破100所,并在四川、重庆、贵州、云南、湖北、陕西等地设立了直营分校。

  有报道显示,谢龙在2018年荣获“2018杰出青年川商”的称号。次年,谢龙参加川商发展大会,荣获“年度杰出青年创新奖”并担任四川省川商联合联席会长、川商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爱贝斯官网信息则显示,2018年公司在读学员达到2万余名,直营分校覆盖四川所有地级城市;2019年直营校区突破80家,在读学员突破5万名,教职工达到2000人;而2020年,其直营校区达到100家。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另据企查查,四川爱贝斯教育咨询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11月成立,股东共有两名,其中谢龙持股95%,唐玮翎持股5%。目前,爱贝斯旗下未注销的子公司尚有22家,主要为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等地的分支机构。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而谢龙本人则关联着70家企业。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就是这样一家颇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机构,说出事就出事了。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一条突出其来的停课通知

  据重庆晨报,8月28日,多家爱贝斯重庆校区的家长们,陆陆续续收到一则紧急通知:非常抱歉通知大家,我们无法复课了! 面对这一条突如其来的通知,家住涪陵区的何女士顿时心急如焚。

  “今年7月底,受疫情影响,爱贝斯通知我们暂停线下课程,具体复课时间定为8月28日。”何女士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去年1月,她通过重庆爱贝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花费9800元,为孩子报了104个课时的英语培训班。

  何女士回忆说,当时爱贝斯给出了比较有吸引力的课程赠送方案——除104个课时外,还额外赠送56个课时和1个书包。

  “试听的时候,孩子还挺喜欢的,加上购课优惠力度也大,我们就心动了。”何女士说,培训机构原定每周上2次课,但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下课程总是断断续续,从去年报名开始,孩子到目前一共上了43个课时。

  “本以为8月底能如期复课,结果等到却是正式停课的通知,连老板都跑路了!”何女士坦言,近1万的学费,对于她们普通家庭来说不是个小数目,现在孩子课时只用了四分之一,剩下的课时费用也不知道能否退得回来。

  何女士说,目前,她和其他多位家长已经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多地家长“遭殃”

  类似的情况不仅仅出现在重庆。

  在昆明。近日,爱贝斯教育集团的4个校区突然关门停课,包括金环校区、金源校区、江东校区、宜良校区,涉及学生人数达上千人,未退还费用平均5000-15000之间。

  爱贝斯金环校区学生家长武女士告诉央广网记者,她在今年3月为孩子在金环校区付了两年学费,共计9800元160节课。8月16日,学校老师在微信上告知,因为“双减”政策的出台,线下英语培训课要转到线上进行,有退费需求的家长,所退费用要9月份才能到账。8月28日,学校老师通过微信群告知家长,爱贝斯教育集团董事长于8月28日上午失联,校区工作人员已被拖欠工资近3个月,至此家长们才知道公司法人已“跑路”。

  在绵阳。据了解,“爱贝斯”英语培训机构在绵阳高新区、涪城区、游仙区等各区县共有7个校区。据直播绵阳,28日中午,在“爱贝斯”高新区一校区的班级群里,老师忽然发出一则集团总裁失联,请家长联系教体局或者消费者权益保护协会维权的消息。

  据初步统计,该培训机构有学生2000余人,缴纳的培训费从千余元到3万多不等。目前涉事家长正联合维权,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对此,据四川直播报道,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全国一百多家店都已经关门,涉及的学生多达五万人,学费可能有两亿左右。

  近期多家教培机构陷入危机

  爱贝斯并非特例!

  近期已有多家教培机构出现破产、倒闭、跑路危机。

  9月3日,科贝乐北京华联万柳店大门紧锁,空无一人,门口的消毒记录停留在了8月27日,清晰地备注着“上岗0人”。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家长林悠对此相当愤怒。一周前,她突然被科贝乐告知,北京万柳校区停课闭店。

  科贝乐公司创于1992年,全球科贝乐中心数量已超过400+家。作为一家2017年就进入中国市场的日本早教品牌,科贝乐由志学教育引入,主做0-6岁儿童全脑早期教育,其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地已有校区40家。

  “仅万柳校区就有300多个家长要求退费,涉及金额超600万元。”林悠表示,8月28日,科贝乐在北京所有校区宣布永久闭店。两天后,深圳大仟里、华润、壹方天地3个校区也宣布闭店。

  科贝乐在给北京、深圳家长的告知书中均提到,闭店原因是“2021年遇到史上最严‘双减’政策”。家长们并不认同,因为科贝乐早教内容与“双减”无关,这是并不高明的甩锅行为。

  目前,北京、深圳家长退费无果,正通过法律程序积极维权。而这次闭店风波也暴露出早教培训行业违规预收费、签订霸王条款等监管漏洞,单凭家长维权,困难重重。

  时间再往前,8月31日,成立27年的巨人教育在其官方微信发布《致巨人学员的一封信》,称由于经营困难,秋季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并称已无法完成全部学员退费。资料显示,巨人教育主要针对5-18岁青少年开设中小学英语、语文、数学、中学理科、素质教育等课程,其累计服务学员超过500万人次。

  但不一样的是,巨人教育并没有逃避责任,而是积极和学员沟通,试图学员的剩余课时可转至高思教育、童程童美、核桃编程、溢米辅导等机构继续完成。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8月13日留学培训机构“霍兰德教育”微信公众号“霍兰德英国私校规划”发布文章称,霍兰德教育CEO Jake Hall卷走了所有家长的课时费和留学咨询费,隐瞒所有员工、老师、家长等举家潜逃回了英国,并于当天中午通过视频匆匆宣布破产,还拒绝对欠下的债款有任何的解释。

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被曝关门 老板关联70家企业疑跑路

  公告显示,其拖欠公司将近80名员工半年的五险一金和税费扣除了员工缴纳部分,并卷走了所有家长的课时费和留学咨询费,整体欠款可能超过千万。

  家长的钱还能要回么?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早教等校外培训机构向受教育者收取学费提出明确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这似乎对部分教培机构并没有约束力。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逸聪律师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预付费模式滋生了大量的纠纷事件,除了教培质量虚假宣传以外,还存在着教培机构大范围挪用预付费、快速扩张、资金链断裂,甚至停业、跑路等。对于家长而言,预付费方式风险较大。”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提出的修理、重作、更换、退货、补足商品数量、退还货款和服务费用或者赔偿损失的要求,故意拖延或者无理拒绝的”,经营者承担民事责任。

  事实上,教培行业的合同纠纷诉讼要胜诉并获得退费并不容易。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案例,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21年判定了一起早教合同纠纷案,认定被告清大智汇公司与家长签订的合同解除,同时需依法十日内退费,但这家公司已停课失联,也并未到庭应诉。

  朱逸聪律师表示,“如果法院判决教培机构向家长退费,在判决书生效后,家长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果教培机构有现金资产,法院可直接予以划扣,如果教培机构无财产可执行,法院可将教培机构限制高消费。而对于一些资金链断裂的教培机构,家长拿到退费的难度较大。”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柳宁馨)、都市时报、上游新闻、央广网、直播绵阳、重庆晨报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