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

  “一只积木熊能换一套房!”近年来,被称为“积木熊”的潮流玩具在市场上异军突起,并且在二手市场一度被炒到数十倍的高价,使潮玩作为一个新的经济风口被大众认知。

  “一只积木熊能换一套房!”近年来,被称为“积木熊”的潮流玩具在市场上异军突起,并且在二手市场一度被炒到数十倍的高价,使潮玩作为一个新的经济风口被大众认知。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积木熊资料图 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有人称积木熊是继潮鞋、盲盒后的下一个“财富密码”,而也有人将沉迷购买积木熊的年轻人戏称为“韭零后”。积木熊到底为何被卖出天价?“疯狂”过后,积木熊还能被看作理财产品吗?

  “每天都能涨几百上千,没人敢出手”

  CHOCO1ATE艺术潮玩集合空间主理人James李铮是较早开始收藏积木熊的一批玩家。2002年末,他通过潮流杂志关注到这个品类,当时中国还没有“潮玩”的概念,他也只是将积木熊作为潮流周边来购买;直到2020年,他才从玩家身份变为店老板。

  随着潮玩文化的发展和明星的带货效应,积木熊从2020年初开始“火出圈”,市场热情呈喷发式上涨。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综艺《潮流合伙人》中,艺人陈伟霆与积木熊数次同框。来源:爱奇艺

  二手市场是潮玩行业重要的风向标。李铮回忆称,在积木熊溢价最疯狂的几段时间,各个二手交流群里甚至长期没人敢出手商品。“价格飙升的速度快到,有半个月的时间群里只有求货的,没有人敢报价,因为如果今天卖出去,第二天价格就能再涨几百上千块,等于白白亏钱。

  由于大量新玩家的入场,积木熊市场迅速变得更加供不应求,李铮称,当时三年内的新款通贩款(即普通款)二手价格最高涨了5-7倍,由原价3000-4500元涨至数万元,而原价4500-7000左右的部分限定款更是一度涨到30倍。

  艾媒咨询2021年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从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占全球市场规模的比例来看,占比从2017年的11.18%升至2020年的19.74%,预计到2023年有望达到23.03%;中国有望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潮玩消费的核心市场之一。

  从购买的潮玩品类来看,潮玩用户更加偏好盲盒,其次是手办,接着是模型,占比分别为62.95%、52.33%和52.07%。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盲盒带动了惊喜经济,而手办和展现独特设计风格的精品模型则带动了收藏经济。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李铮收藏的香奈儿联名款积木熊,目前市价在40万元左右。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事实上,早在2008年,中国艺术家岳敏君和积木熊的联名款就被拍卖出了约12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曾一时间火遍全网。在李铮看来,积木熊的爆红与其定位相关,其二手价格被抬高的趋势在艺术品市场并不少见。

  “积木熊这个产品横跨了艺术、奢侈品、潮玩等多个领域,并且因为‘每款只做一批’的稀缺性赋予了收藏价值。在艺术品市场,如绘画等作品的大幅溢价的情况也是有的。”李铮认为,相对“高冷”的艺术品,作为玩具的积木熊“入坑”门槛更低;另一方面,年轻人群可支配资金的提升也是积木熊被热捧的原因之一。

  限定款仍“一熊难求”

  近日,中新经纬客户端以消费者的身份走访北京多家售卖积木熊的门店了解到,积木熊根据款式、大小、材质、年份不同、是否限量等因素,售价从几十元至上万元不等。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积木熊销售门店 中新经纬 张燕征 摄

  在收藏潮玩的资深玩家眼中,位于崇文门附近的魔方购物中心有不少潮玩品牌和盲盒玩具,在这里能找到心仪款积木熊。中新经纬客户端走进该商场看到,商场整体显得冷冷清清,部分潮玩品牌已关店,而位于商场地下二层售卖积木熊的“TOY SWIM”门店,经常有打扮新潮的年轻顾客出入。

  在这间二十多平方米的店铺内,不仅密密麻麻摆放着各种款式的积木熊,还有七八名男性顾客正在选购。其中,店内有一整面墙展示着1代到42代熊,包括“猫和老鼠”“小丸子”“海绵宝宝”“蜘蛛侠”等款式,尺寸包括50%、70%、200%、400%和1000%五种。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1代至42代积木熊 中新经纬 张燕征 摄

  从售价方面看,尺寸100%的积木熊售价100元至3000元不等,尺寸1000%金色发光招财猫售价13999元,尺寸400%的缝线布米奇积木熊售价4999元。此外,售价65元、75元的积木熊盲盒已售罄,还剩少量69元的积木熊盲盒。

  店内,一名男性顾客咨询某限定款是否有货,在得知仍缺货时,又购买了某款价值1300元的积木熊。该顾客称,他已经走遍了北京多家潮玩店,现在正在考虑海淘代购。

  而在北京王府井的一家潮玩店内,只有一款售价7999元的泼墨熊。店内销售人员称,积木熊也叫暴力熊,由于售价较高,目前进货较少,店内更多产品是积木熊旗下的其他影视产品周边。

  在北京合生汇的一家ifidol潮牌买手店内,除了有服饰、箱包外,店门口及店内摆放了十几个大号积木熊。店内销售人员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店内代售积木熊,售价3500元至上万元不等。

  比起买,这届年轻人更喜欢卖

  “现在年轻人玩潮玩,比起买来更喜欢卖。”谈到积木熊价格在二手市场炙手可热的状况,李铮如是说。

  “以前市场上卖二手的人也许只是玩腻了想出手,或者想回血买其他的款式,但是后来市场大了起来,不仅有专业的商贩进场,也有人随波逐流,想‘炒熊’赚钱。现在二手市场上,真正的玩家和倒买倒卖的人差不多五五开。

  李铮说,目前市面上倒卖积木熊的商贩中,不乏有此前的“炒鞋党”及奢侈品代购等,甚至连专门倒卖演唱会门票的饭圈黄牛现在也参与其中。“什么火他们就倒什么,这两年演唱会少了,所以也跑到这个圈子来了。

  由于积木熊的预售属性,加之二手商家成分鱼龙混杂,部分卖家并不通过电商平台交易,买家付订金或全款代购后遇到卷钱跑路的现象也不少。据了解,曾有卖家谎称能代购到限量版积木熊并在微信群内集资订金,随后卷走数千万元的案例。

几千块的玩具熊卖到几十万 靠“炒熊”能发家?我们问了问圈内人积木熊 中新经纬 赵佳然 摄

  值得关注的是,积木熊二手价格飙升之势最近已明显降温。相比2020年一天涨价数百上千元的疯狂溢价,2021年至今的市场热情已不复从前。李铮感受到的市场情况是,二手市场目前处于平均半年溢价10%左右的水平,其中大热款式溢价更高,但“一天一个价”的现象也不再发生

  对于有人以理财产品看待积木熊、希望“炒熊”获利的现象,李铮表示:“虽然这几年大家看到的都是‘炒熊’盈利的例子,但投资一样事物,最基本的前提还是要自己喜欢,如果以后跌价至少能保留收藏;如果对市场不了解盲目跟风,那么就只能被‘割韭菜’了。”

  江西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副教授沈鹏熠表示,年轻人容易被披着潮玩外衣的新事物蛊惑,从事非理性投机行为,随着炒作链条延伸,风险会不断叠加。疯狂溢价的泡沫终究会跌落到正常价格,盲目跟风可能承受贬值损失。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把潮品当成收藏品进行炒作,同这几年的炒鞋事件类似。从物品本身价值来说,潮品价格远超同类物品的价格,过度炒作不利于品牌营销的良性循环。

  在徐雄俊看来,市场经济是是基于合理利润基础上的等价交换,如果脱离了商业本质,品牌方肯定走不远。“对于消费者来说,类似的盲目跟风炒作潮品,一旦击鼓传花落到自己手里,无人接盘,最终还是要自己承担损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