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个性化作业让孩子们边玩边学

  “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书面作业,可在校内适当安排巩固练习;小学三至六年级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60分钟,初中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减轻作业负担是“双减”工作的重点之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分类明确了作业总量,要求提高作业设计质量,克服机械、无效作业。

  “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书面作业,可在校内适当安排巩固练习;小学三至六年级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60分钟,初中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减轻作业负担是“双减”工作的重点之一。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分类明确了作业总量,要求提高作业设计质量,克服机械、无效作业。

  在具体落实中,如何控制好作业总量,设计符合学生个性化需求的作业,并能从作业中准确判断学习效果,这些都对教师提出了新的要求。

  教师集体备课制定作业安排

  北京市育才学校校长桑春茂告诉记者,该校按照市区教委双减工作要求,制定了育才学校的双减工作方案,其中包含有相应的作业管理办法。学校一方面按要求执行好西城区关于作业质量提升工程中的规定,另一方面根据学校实际制定好本校的执行细则。

  在作业协同方面,桑春茂介绍,育才学校的备课组每周都要进行至少一次的集体备课,提高教师对作业的有效性研究,让作业确实作为提高教学效能的有效手段。“备课组在备课时,要结合教学内容,学生特点等多方面要素,对作业的量与质进行细致安排。比如这一周布置哪些基础性作业、哪些提高性作业,并从学生作业反馈的角度出发,商讨还需强化哪些方面的知识,让学生作业能够反映出学生真实的学习情况,进而调整我们教师的教学。要充分考虑作业的弹性和个性化,实现西城区提出的‘一率两性’(课后服务时段学生作业完成率、作业的个性和弹性)的要求。”

  在作业减负方面,学校也会根据每个学生的特点,有计划地布置分层作业,布置学生自主探究的作业,将自主权交给学生。教师们下一步一定会在教研部门的指导下,加强对不同学生的研究,加强对个性化作业的研究。

  作业平均不超过每天1小时,是否意味着各科老师没有机会再布置“大作业”?桑春茂表示,“布置什么样的作业,要根据当天的学习内容来决定,要符合学生学习的基本规律。这就需要老师们彼此配合,不出现过重的作业负担。比如今天数学老师需要学生做一篇卷子,那么今天语文、英语老师就可以相应少留些;今天语文老师需要布置一篇作文,那么其他老师就少布置些作业。这都需要各科老师协同配合好工作。”

  多学科融合完成“中国历史长河图”

个性化作业让孩子们边玩边学学生们运用数学、历史知识完成个性化作业。 受访者供图

  新学期,北京十一学校丰台小学六年级组设计的开学周作业——在学校三楼走廊的两侧呈现“中国历史长河图”。

  “作业打破了学科壁垒,没有很清晰地界定学科间的界限。”北京十一学校丰台小学六年级数学教师曹川平介绍,这一作业名为“开史了”。课业任务挑战了学生在历史、美术、学科领域的多方面能力。不仅要查找历史资料,学生们还要基于数学知识的运用,在走廊两侧设计好各朝代的内容分别占比是多少。“在中国历史几千年的长河里,夏、商、周有多少年,墙上的内容就要对应有多少长度,这都需要特别精确地去计算。”给她感触最深的是,学生们接到作业后热情很高,虽然在讨论中会产生分歧,但也会各退一步。她还会引导学生们在美术、历史方面求教专业老师,一起完成任务。

  落实“双减”工作,北京十一学校丰台小学在作业设计上坚持了“三多”,多布置实践性作业、多设计长时段作业、多提供可选择的作业。在过去的暑假中,老师们可没闲着。暑假期间,曹川平一直在和年级组开会探讨,如何给学生们设置基于教学大纲、多学科融合的、周期性作业。

  该校四年级老师吴萌也在假期中随着年级组设计了作业内容。她介绍,以课程带动学习,暑假期间确实花费了很多心力设计了实践性的作业,让孩子们在周期性作业中跟生活建立联系。

  比如这次开学周做的“神兽守护小菜园”作业,就是让学生以阅读《山海经》为基础,感受神兽的多样技能。然后结合学校的小菜园,让学生动手制作神兽,以保护小菜园。“孩子们借此会掌握多个神兽的技能,发挥想象力,用捏黏土、绘画的手法制作作品。”

  吴萌介绍,不仅如此,四年级组学生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自己购买图书”。因为学校会根据实际学习情况,为每个年级配备图书购买资金。老师们决定将这笔钱发放给学生自己来购买图书。“比如我们班分了八组,每组一定金额,让小组成员根据书目价格、需求、折扣自行决定书目购买。”吴萌介绍。

  写作文变成“猜猜他是谁”趣味游戏

  中小学作业如何减负?北京第一实验小学高年级语文教师林莉(化名)告诉记者,该校要求学生作业总量不超过一小时。因此,语文、数学、英语各科老师要做好沟通、协商,控制好作业量。林莉所在班级的做法是,在班级里设立一块“作业黑板”,各科老师将当天的作业如实写在黑板上,“后留作业的老师看到前面的作业量已经差不多了,就会相应少留一些。”

  林莉表示,控制作业数量的做法,在该校已经持续多年。起初,的确有一些老师会觉得,作业量减少后会不适应教学。“这就要求老师想办法提高作业质量。之前可能会有老师让孩子每个单词抄3遍、5遍,现在,我们的做法是,孩子生字写一遍就会了,就绝对不让孩子写第二遍;练习册上的内容,都是老师根据孩子情况,把容易掌握不好的地方‘划’出来让孩子们做,而不是每道题都做。”此外,林莉表示,她和其他教师还会利用课堂时间帮助孩子巩固知识,“每天上课,我们会先组织孩子复习前一天的内容。”

  林莉表示,很多孩子需要掌握的内容其实无需落实在笔头上,利用孩子的兴趣,让他们边玩边学即可。她举例,“比如在名著单元,会让孩子扮演自己喜欢的名著中的角色,如《三国演义》《水浒传》等,让孩子们在家熟悉一下名著内容,再利用语文课或班会时间,让孩子们扮演。如此一来,孩子们既记住了名著中的情节和角色,也没增添孩子们的负担。”

  有一次,林莉原本打算给孩子们布置一篇写人物的作文,发现作业量超了,她干脆把作文换成了一个趣味游戏,“没让孩子们落在笔头上,而是让他们回去任选班里一名同学,抓住这名同学的典型特征。第二天在课堂上,通过玩‘猜猜他是谁’的游戏,让学生分享自己准备的素材。”林莉发现,以游戏的形式让学生练习作业内容,孩子们对人物特点抓得更准确了。

  深圳市南山区松坪学校教师徐晓原表示,对于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来说,教师必须控制好纸笔作业的总量,要做到少而精,精而有趣;对于一、二年级的学生来说,虽然不能够安排纸笔作业和书面考试,但教师必须以更生动更活泼的形式,譬如以问答的形式来安排“口头”作业,有效提升小学生学习兴趣和学习热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