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资讯

“双减”之下 家长遭遇教培机构退费难

  原标题:“双减”之下,家长遭遇教培机构退费难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双减”之下,家长遭遇教培机构退费难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王静是北京一个8岁小学生的家长。这段日子,她遭遇了一个烦心事:孩子参加的线上英语培训班进行不下去了,想退费,却遭遇了重重困难。

  “我们报名参加的少儿英语课程,当时买了200多课时,现在还剩70多课时。我想问公司能不能退费,结果怎样都联系不上他们。”王静说。

  今年8月,《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政策”)正式通过,为中小学生的学习生活带来了一场巨大变革。然而,受到冲击的教培机构,却让家长们卷入了一场又一场“退费漩涡”。

  层层关卡 家长退费遭遇机构套路

  根据“双减”政策,机构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不少主打外教的在线英语培训机构受到了冲击。

  “我害怕他们跑路,就直接去他们公司。”王静的孩子上课的机构名为伴鱼英语,是以线上外教一对一为主要授课模式的培训机构。8月底的一天,王静一气之下决定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公司总部理论。

  “到了以后,一位自称销售经理的人告诉我,因为我有赠送的课时,也有打折活动,退费只能按总价减去原始的课程单价退,我算了一下,原价150一节的课,平均下来,我相当于90元一门课。这样一算,我已经没有费用可退了。”王静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另一位维权的家长之前交了近两万元的学费,还没有上过课,但公司说要么一次性退50%,要么退70%,分一年退完,理由是要保持公司的基本运营。

  于是,王静要求见公司的上级领导,但该负责人表示,不管见到谁,答复都是一样的。

  王静表示,此人没有商量的余地,也拿不出白纸黑字带公章的退费制度。于是,她选择了报警。“警察来了以后,我们说明了情况,警察建议我拨打消费者维权电话,后来12315说教委会给我回信,到现在我还没有收到。”

  王静的经历并不是个案。8月17日,在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表示,针对本市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六大举措中收费监管等规定,调查发现,当前的阶段,矛盾冲突最集中的一点,无疑是“退费难”。一些小的教培机构,存在家长找不到机构和老师的情况,有些机构则是找各种借口拒不退费,还有的是退费时变相缩减课时。

  老板跑路,机构破产,教培机构教师的工资同样讨不回来。

  “从6月下旬开始,公司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到了承诺的8月27日,工资仍然未全部发放。校区的校长和财务致电老板,才发现老板失联。所以我们在8月28日告知了家长学校的情况。”成都爱贝斯金牛五块石校区的高老师说。

  爱贝斯官网显示,爱贝斯专注3到16岁青少儿素质提升。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2018年覆盖四川所有地级市,2020在陕西、云南、湖北等地开设校区,直营校区总数达到100家。

  此前,针对老板跑路等消息,爱贝斯专门发布过声明,称将对不实信息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但8月28日,其公众号称集团实际控制人谢龙失联。一位家长表示:“我报了160个课时,一节课都还没上,后来我们去过机构,也联系了老师,机构大门紧锁,老师说老板跑了,让大家一起维权。”

  问题重重 其他机构不能全盘接受剩余课时

  在“双减”背景下,不少经营不下去的培训机构出现了拒绝退费情况,其涉及的人数多、金额高,一些机构承诺可以转到别的机构继续上课,但很多家长并不买账。

  深圳市的陈女士和毕女士均为孩子报名了PlayABC的英语课程。毕女士告诉记者,截至9月1日,该培训机构的公司法人一直失联,社区工作人员反馈说,警察也联系不上。

  “我这边还有167节课没有上。”陈女士说,“我们校区大约有160个小朋友,家长损失多的有两万元,少的也有5000元。”

  此前,该培训机构使用的公众号主体为深圳市宇麒雨懿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该公司的经营状态于8月17日变更为注销,但家长称,直至8月27日,该机构的微信群中还有老师发打卡作业。毕女士说,8月28日,校方销售才通知公司破产,并劝说家长将剩余课时转到其他培训机构。

  然而,有的“接盘”机构最多接受40节课时,还有的每节课要补60元材料费,转到这些机构的话,课程必须半年内上完,不允许请假,请假会扣除课时费。“转课有很多无理的条款,我们肯定不接受。”陈女士说,“我们之前自己报了艺术班,不需要这些课,而且这些地方也很远。”

  不仅如此,转课还需要签三方协议,家长既担心转课协议的法律效力,又担心新的机构再次跑路。

  “我从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约有158位家长遭到损失,涉及金额超140万元。这些钱是100多位家长早出晚归赚的辛苦钱、血汗钱。之前,几十位家长去了深圳市南山区委,政府指派给社区,8月30日还在统计金额。很多家长去了公安局报案,还未立案,现在家长们准备找律师诉讼了。”毕女士说。

  “我为孩子报名了ABC360外教线上直播课,目前课程剩余金额约为1.7万元,但其课程在8月10日被强行取消。”来自北京的贾女士说。

  据了解,ABC360外教线上直播课属于杭州旦悦科技有限公司,8月26日,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区分局微信公众号发布警情通报称,杭州旦悦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于2021年8月25日被滨江区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当日,该公司发布公开信,称将为用户提供其他机构的课程等内容作为替代。

  贾女士表示,机构倒闭且无法退费,公司为家长提供了其他替代课程,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处理方式。“之前是线上外教直播,现在是录播课,价值不对等,而且是别的机构的,老师不服务我们。我们家长的诉求就是退费。”

  课程缩水 家长只能吃“哑巴亏”

  如今,不少培训机构的经营情况都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即使老板没跑路,机构正常开课,服务“打折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来自北京市的杨青有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如今,女儿已经在一家大型知名培训机构上英语课两年多了。

  “我们选的培训机构算是国内最大的几家之一,即使是在疫情最困难的时候,机构转为线上课也扛下来了,一直坚持上到现在也挺不容易。”杨青说。

  然而,不久前,杨青收到了来自课程班主任的微信:“因为政策原因,外籍教师不能在机构上课,咱们的外教课以后不能上了,帮咱们把外教课转换成中教课,1课时外教转换1课时中教,可以吗?”

  “最初,我们报名这个英语课就是看中有20%以上的外教课比例,现在直接告诉我们砍掉了,也不做任何补偿,我认为是不合理的。毕竟外教和中教在收费标准、授课成本上肯定不一样,就是折算,也不能1比1直接转换啊。”杨青将自己的观点表达给了班主任。

  杨青表示,虽然班主任发来微信看起来是“征求意见”,但当自己提出异议时,班主任却没有商量的余地,并表示:“这个外教课不是因为机构转型停的,而是因为国家政策硬性要求,因此不算违约,无法进行补偿。”

  杨青说:“说实话,孩子上了这么长时间,习惯了这样的授课模式,作为家长也没办法简单地要求退费换一个机构,现在培训市场不景气,换一个可能还不如这个。但是经历了这个事,心里总是窝火。”

  “因为政策调整,培训机构产生的成本却要家长们埋单,这样合理吗?”杨青说。

  针对当下各种家长退费难、维权难的情况,不少相关部门开始行动。

  8月5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表示,该局接到的关于教育培训机构的退费纠纷数量仍处于高位,同时提醒消费者,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要注意查看培训机构是否已经取得教委或社保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对于培训机构营销人员就培训效果等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不听不信。此外,在签订培训合同时,消费者要仔细核对合同中关于退费的相关条款是否与培训机构营销人员承诺的一致,对于不一致且对方拒绝修改的,建议谨慎选择。

  8月30日,在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教育督导局一级巡视员胡延品称,在一些地区,不光是“双减”政策出台前,在培训机构治理的过程中,也出现退费难,甚至卷钱跑路的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特别是虚假宣传、退费难的问题,家长可以向‘双减’管理监督平台举报,也可以向当地的职能部门反映。我们也将及时发布缴费风险提示,提醒家长不预缴超期超时长的培训费用、地方的虚假宣传和缴费折扣陷阱。对卷钱跑路等严重危害家长权益的问题,我们将实行挂牌督办。”胡延品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叶雨婷 实习生 苏菁菁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